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正式出台

2022-04-12 次浏览

4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正式出台,提出我国将从基础制度建设、市场设施建设等方面打造全国统一的大市场。

《意见》从六个方面明确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重点任务。其中,从“立”的角度,《意见》明确要抓好“五统一”: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从“破”的角度,《意见》明确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

业内人士指出,《意见》为今后一个时期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了行动纲领,必将对新形势下深化改革开放,更好利用发挥、巩固增强我国市场资源巨大优势,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产生重要影响。

统一大市场是指在全国范围内,建设一个市场的基础制度规则统一,市场的设施高标准联通,要素和资源市场,以及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同时,市场的监管要公平统一,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进一步规范的大市场。

专家表示,此次发布的《意见》明确要处理好三种关系,即大市场与强市场的关系,统一大市场与畅通双循环的关系,以及统一性与区域性的关系。

“近年来,我国勠力构建新发展格局,落实着双循环发展战略,形成了更为统一的全国大市场。”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院长田利辉表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打破地方分割、降低交易成本、优化资源配置、发挥大国优势的关键之举。当前,资本、劳动力、科技等生产要素已经在全国范围进行配置,各地纷纷优化营商环境,形成良性竞争,借助市场之力获得发展之机,展现了市场举国一体、地方特色发展的经济增长势头。

一、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

其中,围绕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意见》提出,健全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培育发展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

在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方面,《意见》指出,统一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依法发展动产融资。强化重要金融基础设施建设与统筹监管,统一监管标准,健全准入管理。选择运行安全规范、风险管理能力较强的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制度和业务创新试点,加强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推动债券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实现债券市场要素自由流动。发展供应链金融,提供直达各流通环节经营主体的金融产品。

《意见》还指出,加大对资本市场的监督力度,健全权责清晰、分工明确、运行顺畅的监管体系,筑牢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安全底线。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止脱实向虚。为资本设置“红绿灯”,防止资本无序扩张。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金融法律与金融监管研究基地主任郑联盛表示,从引导市场预期、增强市场信心和激发主体活力上,国家需要公开明确强化资本监管、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目标是为了更好发挥资本要素功能,资本所有者合法权益和合规资本运作都将得到有效保护。

在福建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看来,统一要素和资源市场主要是从供给侧优化的角度优化供给,包括要素供给改善和市场体系优化两个方面。包括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能源、生态环境等要素都将获得进一步优化,促进要素市场公平竞争,为企业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持,助力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

二、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

围绕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意见》指出,健全统一市场监管规则,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全面提升市场监管能力。

在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方面,《意见》指出,推进维护统一市场综合执法能力建设,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力量。强化部门联动,建立综合监管部门和行业监管部门联动的工作机制,统筹执法资源,减少执法层级,统一执法标准和程序,规范执法行为,减少自由裁量权,促进公平公正执法,提高综合执法效能,探索在有关行业领域依法建立授权委托监管执法方式。鼓励跨行政区域按规定联合发布统一监管政策法规及标准规范,积极开展联动执法,创新联合监管模式,加强调查取证和案件处置合作。

“市场监管公平统一,并非‘一刀切’,而是监管在两个方面实现统一。一方面,在监管标准化、规范化上实现统一,不能出现多个标准;另一方面,通过执法联动,多头并进齐抓共管的方式来推进市场监管,通过多部门之间的联动和信息共享,建立立体化监管体系,提高监管效率。”盘和林表示。

三、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

在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方面,《意见》指出,着力强化反垄断,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持续清理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

在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方面,《意见》指出,指导各地区综合比较优势、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产业基础、防灾避险能力等因素,找准自身功能定位,力戒贪大求洋、低层次重复建设和过度同质竞争,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

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这或意味着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行动和节奏可能并不会完全整齐划一,而是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目标导向下,结合区域重大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实施,优先开展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形势研究室主任郭丽岩表示,类似京津冀、长三角、大湾区,以及成渝等双城经济圈等区域,在要素资源市场的统一、市场平台设施的统一等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和好的做法,“区域样板”的构建将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提供重要基础。